你来了就行了。"文意识到了什么,激动起来

 
  "其实,白天与夜晚的交接是很短暂的,所有的东西都变得若隐若现,只有用心体会的人才看得见。如果这世界永远只有黑与白,光明与黑暗,那么,你将失去中间那最丰富的层次。我知道你已经逃避很多年了,但是你如果愿意面对自己所惧怕的,你将会更加勇敢而
快乐。而我,希望你能勇敢而快乐……"
  "嗯。"英低吟。
  "那你就转过身来看看,黄昏如此美妙!"文热忱地邀请着,他多么希望自己心爱的女子能够因为爱情而快乐起来,而不是陷入更大的痛苦之中。
  英慢慢地转过身,文站在另一边默默注视着英的背影。
  英说:"文,我现在心里很乱,有句话我一直想要对你说,可……"
  文无语。
  英又说:"你知道我这次来,是……是因为什么吗?"
  "我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,我只是知道你来了,你来了就行了。"文意识到了什么,激动起来。
  "可我来是想跟你说……"
  "什么都别说,我也知道你要说什么,现在什么都别说。"文打断英,努力控制住情绪,缓慢地说,"你静下心来,抬起头看看远处的夕阳,远处的小桥、流水、人家……"
  英绕过雕花栏杆,走到文的身旁。
  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身旁……
  良久,英还是决心把自己的选择说出来。
  "刚才一路走过来,我一直在想我们之间的事,记得那一晚,你对我说这桥叫'逢源双桥'--'左右逢源'的'逢源',你又说谁敢不能左右逢源,只能选择一边走过这条河……"文沉默地听着,没有打断英。
  "也许,真像你说的,这只是一个梦境,醒来就忘了。"英继续说道,"你说不需要我现在回答,甚至可以不要回答,可我必须要选择要回答,不只是为你,更是为我。我怕这样的持续,会令我更加不安,所以我想……刚才他来电话时我就在想……"英的声音变得愈发
地低沉哀伤。
  "我……你不用说了,我懂,我知道你的痛苦,就像知道我自己的一样,所以我不想你痛苦……所以我都明白了,这是你的选择。"文没让英把话说完,而是自己接了过去。
  英到底还是做出了选择,文不能不去接受。
  生活毕竟不是梦境,这一点,两个人尽管心有不甘,却都不得不承认现实。
  逢源双桥上,一对人注定要从明天起各奔天涯,行同路人。
  夜里,当众人围坐在劲家时,已是各怀心事。
  齐叔劝着酒,英强撑着笑,举杯迎合大家。
  "来,我敬大哥,还有大嫂,默默,谢谢你们对我太客气了,还有齐伯,方先生,还有东东,谢谢!"英一饮而尽。
  文一声不吭,如法炮制。
  晚餐结束,大家都已有了醉意。只是,这一夜已不像昨晚那般美好,空气中似乎多了几分异样。
  英坚持不要人送,表示自己走回客栈。
  文有些醉了,低着头,站在齐叔身边。
  东东看着默默,默默看了一眼英,英看了一眼文,文始终看着地。
  回去的路上,文踉踉跄跄,脚步摇晃。
  齐叔跟在一旁唠叨着:"今天真怪了,东东不喝酒,你倒没少喝,英小姐也好像不太高兴?默默呢,一气还就气了一晚上,话都不说,也就我们几个还正常点。你们几个是不是下午玩累了?还是怎么着?"
  "我看您也是心事重重!"
  文嘀咕了一句,快走几步,甩下齐叔一个人。
  回到书院,文仰卧在床上,脑子里还在想着英在双桥上的那番话。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1knowyourpan.com/biyingyazhoushoujixiazai/2018/0514/5.html